地理新聞館 / 
 
 
 
  壹、前  言

  從區域地理的角度看,臺灣北部在自然環境上面確實是具有相當程度的同質性,比如說在地形上,臺灣北部是以丘陵(台地切割出來的丘陵,或盆地周圍山地被河川侵蝕成的丘陵地)為主,相對於南部地區,平原面積相對較小、崎嶇地形相對較多;從氣候上來看,是溫暖的、濕潤的、降雨變率較小的副熱帶氣候。
  今天的主題是定在「北臺灣三個人文地理區的形成與區域特色」,而影響北臺灣三個人文地理區的形成,最主要因素就是清朝所定的番界,而最明顯的就是乾隆二十六年(西元1761年)在北臺灣全面開挖的土牛溝,範圍從當時的舊彰化縣(今臺中縣北半部)向北延伸到淡水廳(今臺北縣)的鶯歌境內。整條挑挖的土牛溝在地表上是一項重要景觀,雖然它的規模不算大,而且在經過漢人長期開墾過程中已經有所改變,或是填平、或是轉作它用,已經不容易在地表上找到,但在當時確實曾經發揮過界線的功能,對北臺灣區域特色的塑造有相當重要的影響。今天行程大致上每個點都是圍繞著土牛溝在走,瞭解土牛溝位置在哪?土牛溝界內界外各是怎樣情況?有何差別?


▲清代竹塹地區三個人文化地理區圖


 
  貳、行程介紹及實察重點

九十年十一月二十日龍騰文化區地理野外實察路線
北二高→三峽交流道下走三鶯大橋→經鶯歌→第一站:八德(羊稠仔)→經更寮腳→第二站:埔頂→上大溪交流道→下龍潭交流道→第三站:龍潭(龍潭陂)→第四站:龍潭(銅鑼圈)→第五站:楊梅(草湳陴)→第六站:楊梅(陰影窩)→經湖口→第七站:新豐(新庄仔)→第八站:竹北(新社)→第九站:新埔(義民廟)→回程

1、第一站羊稠仔
  鶯歌與桃園八德交接處,在北二高與東西向快速道路(國道2號)的系統交流道旁邊,在行政區上這地方屬於桃園縣八德市大安里(羊稠仔)和臺北縣鶯歌鎮二橋里的交界。十多年前我們最早發現此處土牛溝的時候,它還很明顯,但因為最近八德市公所在做示範公墓,所以部分土牛溝已被八德市公所埋掉了,只剩下一小段局部的溝形,規模已縮小很多,這段是目前所能找到還保留最完整的兩段土牛溝段落之一。

2、第二站埔頂
  接下來走臺4號省道,由桃園到大溪鎮的埔頂,如果從大溪出來,經過埔頂大橋(現名武嶺橋),往員樹林的方向走,在員樹林附近的路邊,這兒也有一段土牛溝,旁邊是一個軍營。這段土牛溝已轉作它用,變成桃園大圳灌溉渠道。

3、第三站龍潭陂
  再往東走,由大溪交流道上北二高從龍潭而下。龍潭已在土牛溝界外,藉著龍潭陂的開發來談土牛溝界外土地如何開墾以及龍潭陂是如何形成的。

4、第四站銅鑼圈乳姑山
 之後,往楊梅方向而行,在乳姑山停留。乳姑山是龍潭一帶主要栽種茶葉的丘陵區,談開港後對臺灣北部土地利用的影響及變化。
  從乳姑山離開到楊梅的路上,會順著一個坑谷下來,這個坑谷舊名叫「長崎坑」,現在叫「老坑」。從楊梅翻越丘陵地到龍潭之間有許多坑谷,最早形成的我們稱之為老坑,在這裡可觀察地形與臺灣北部水田化的關係,跟水文的關聯又是什麼?主要就是看客家族群開發北臺灣丘陵地區,將丘陵土地開墾成水田的典型例子。這裡有一個黃姓家族花了三十多年的時間將丘陵地開墾成水田。

5、第五站草湳陴
  到了楊梅埔心的草湳陴,在永平工商後方的山坡上也有土牛溝。它的規模更大,留下的溝形也較完整,我們不妨留意看看這些地方能夠保留完整土牛溝的原因為何?

6、第六站陰影窩
  經過楊梅高中旁的小路,到楊梅往新屋的楊新路上,到另一個點──陰影窩。在臺灣北部,大致上來講是土牛先不見,土牛溝才不見,但在楊梅的陰影窩卻可見到一個土牛堆,這個土牛堆一直到幾年前才因改建土地公廟而弄平。
  從楊梅轉湖口,叫楊湖路,兩邊路旁的排水溝,其實就是土牛溝。進新湖口後,土牛溝就不見了,可能是因為土地經過重劃,目前只能從一個老地名「望高樓」推測。

7、第七站新庄仔
  到了湖口後在轉至新豐鄉新庄仔,又回到土牛溝界內。「新庄仔」是一個漢墾戶公館的所在,這個墾戶家族至今尚存在,是在地地主,對當地的地方事務仍有很大的影響力。我們可能會認為乾隆初期所形成的家族及勢力、以及其影響的開墾區域範圍等,目前在地表上已很難尋獲蹤跡,但在這裡卻可以見到早期墾戶留下來的痕跡。在這裡我們將觀察社會影響力的殘餘到底會停留多久,縱使他的經濟面或其他方面都已經改變。例如這個墾戶公館目前在哪些方面對地方事物仍具有支配性?

8、第八站新社采田福地
  接下來到竹北新社看采田福地。新社是北部平埔族中殘留在土牛溝界內有名的番社,事實上就是「竹塹社」最後的停留點。「采」和「田」合起來就是「番」、「福地」是土地公廟,所謂「采田福地」就是指番仔土地公廟,到這裡看看竹塹社的殘留。

9、第九站新埔義民廟
最後一站是新埔的義民廟。這裡雖在界內但屬於邊界,我們可以從廟的位置談土牛溝的特性,新庄仔的墾戶的殘餘勢力是否可在此找到證據。

 
 

參、從八德鶯歌交界的土牛溝談起源與意義

→地理小百科
  土牛、土牛溝、土牛紅線,是清代治理臺灣時所劃定的人文界線。一來為防漢民窩藏於番地;二來使生番不得逸出為害。此一政策最初僅為隔離漢番,最後逐漸演變成劃分漢民、熟番、生番界線的傾向。
  先是在生番出沒的要口處立石為界,繼而在立石處挑溝堆土,築為界線的土堆,其外形如臥牛,故稱土牛;而居側的深溝,則稱為土牛溝。此外,當初畫界時,曾使用紅筆在輿圖上畫線,因此習慣上以「土牛」代表地表上有形的界線,「紅線」只稱地圖上無形的番界,兩者合稱「土牛紅線」。


  土牛溝是一段段地挖,並非全部完整串連,比較像是虛線。開挖過程中所產生的土是堆在界內,也就是漢人這邊。土堆要堆多寬、多高、多長是有其定制的,而它看起來就像一頭牛臥在地上,因此稱作土牛,土牛旁邊的溝自然叫做土牛溝。
  我們觀察一下,可以發現如果只靠地表天然水流,可能侵蝕出這樣的溝來嗎?地表水是往低處流,像這裡是靠近丘陵稜線頂部的地方,天然流水不會在像這樣的山坡上形成河谷,而且整條溝的深度很均勻,它必定是以人工開挖形成才有可能。當初開挖時,它的寬度是一丈二(約四公尺左右)。(見照片一)

▲照片一 --土牛溝

一、土牛溝的意義:漢人與平埔族的界線
  訪問當地人時,一般人以為土牛溝既是番界,那便是作為防番之用,但是我們觀察這樣一道約四公尺寬的防線,其實是很容易跨越的,這樣狹窄的溝明顯地是毫無防禦功能的,而且在歷史上平埔族甚少對漢人開墾形成威脅,除非是被欺負到極限,才會形成大規模的抗爭,但下場都很慘。
  其實這條界線是用來規範漢族與平埔族,在土地所有權上的分界線。
  清朝朝廷對治理臺灣的態度是採用比較消極的方法,只要臺灣不出事即可,有些比較有先見之明的官員會先去弭平可能產生亂源的因素,而漢番的衝突就被視為是可能造亂的原因之一,把漢番的關係釐清對某些治臺官員來講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政策,所以挖這條溝的主要原因就是把漢番的關係釐清。用意是希望漢人留在土牛溝界內,不要到平埔族境內,不要和平埔族混在一起,如此一來漢番接觸的機會減少,糾紛當然就少。
  這樣的一條界線在清朝朝廷態度是:土牛溝界外的事,朝廷不會管,所以界外的土地是不用繳稅的、住在這條界線外的也不用服勞役(不是漢人、是原住民),清政府行政措施的權力僅止於土牛溝界線以內。所以雖然一般人皆認為清朝將全部的臺灣都納入國土之內,但事實上卻只是一部分的臺灣--土牛溝界內的臺灣。
  我們在看這條土牛溝時,雖然它只是一條簡簡單單的溝,而且也沒有弄得很恢弘、很堂皇,但事實上從現在的觀點來看,這就是一條國界,這也可以解釋同治十三年發生的牡丹社事件,因其發生在界外,所以清廷不管,日本人反而插手的情況。當然過去國界與現在國界觀念是不盡相同的(現在國界是要設關卡,得有通關手續的),但是從本質概念來看,土牛溝確實是一條國界。
二、土牛溝在臺灣歷史上扮演的重要角色:平埔族土地的保護者
  在土地開墾時,如果漢人開墾到土牛溝界外,並且產生糾紛兩造告官時,官員會先看土地在哪、土牛溝在哪,因為漢人是不能到土牛溝界外開墾的,在這種情況下,漢人可能就輸了。土牛溝沒有扮演好國界的角色,但是卻扮演起很好的平埔族土地保護者的角色,也就是因為這條溝的挑挖,漢人才無法明目張膽、非常順利取得溝外所有的土地來開墾。雖然最後界外的土地還是落入漢人手中,但在土牛溝界內與界外的土地落入漢人手中的歷程是有所不同的,而因著兩者歷程、方式不同,所形成的社會組織也就不同,住在土牛溝兩邊的漢人族群也不一樣--社會性格不同、區域特色也不同。這就是土牛溝為什麼會構成北臺灣不同區域特色的一個重要原因。
三、八德鶯歌交界的這段土牛溝能保留下來:公地
  臺灣北部的土牛溝在乾隆二十六年全面開挖,但是八德鶯歌交界的這段恐怕要更早,因為從土地契約上查,最早在乾隆十五年就已經有提到尖山腳的土牛溝,大概就是現在看的這段(見照片二)。這段土牛溝已經有二百四、五十年的歷史,這段只有丈二寬、六尺深的溝還能保留到現在,實在不容易。為什麼這段土牛溝會保存如此完整呢?
  當然臺灣設番界這件事還要更早,最早在雍正元年採用立石碑的方式,之後到乾隆十五、六年間又陸續設了好幾次不同的番界,每一次每一個地方的設施都不太相同。在北臺灣有淡水廳的官員採用挑挖溝方式作為番界,這是土牛溝這種番界的原始樣態。
  這種番界最早只做在竹塹廳的局部地方,而且土牛溝這種名稱也只有局部地方才有。而後在乾隆二十六年,臺灣道楊景素下令北臺灣全面挑挖,由當地地方官督領當地工民作出來的,這項工事從尖山起連到大甲溪邊都可見。但是目前當地聽過土牛溝、知道它的位置的人已不多,因為都市化開發的因素,許多土牛及土牛溝已經消失不見,比如湖口工業區內的土牛溝因為經過土地重劃,已經找不到了。
  土牛溝能夠被保留下來,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公地。自清朝、日治時代以來便是公有地,地目沒變更所以還存在。
  國民政府來臺後,為了開發,有些公地乃轉為他用,但不容易使用的邊際地仍會留下,例如墓地,所以現在還能看到的土牛溝殘留絕大部分都在墓地旁便是這原因。另一種雖然轉作他用但卻還保留溝形的,是以土牛溝作為灌溉水道的其中一段。
  土牛溝如果被合法的變更地目轉作他用,通常就看不出土牛溝的痕跡。但是有時如果是遭私人占用,就還可以看出範圍,因為是人民占用公地,地表上會有一些設施將自有地和公地隔開,比如說看見一片水田,其中卻有一塊是長長的形狀,和其他田塊形狀不同,那就是土牛溝的痕跡;或者是在桃園台地上作陂塘時,因為土牛溝是已經挖好的,人民將它二端截堵,就形成蓄水池,這種陂塘是長形的,和桃園台地上一般常見的方形或圓形陂塘不同,而且這種埤塘在桃園台地上不是被稱為「土牛陂」就是「長陂」(因為形狀是長形的緣故)。這是在地表上可以看見土牛溝轉作他用的一些例子。

▲照片二--尖腳下的土牛溝。前方(東方)的山就是尖山,這條土牛溝一直通道尖山下,下去就是大漢溪河谷


 
  肆、粟仔園的土牛溝被利用作為灌溉水道-石門大圳

→地理小百科
「粟」在漢字中原意是指小米,所以看到「粟仔園」,以為這裡以前是種小米的。其實如果聽當地人用閩南話發音,就知道其實粟仔園的「粟」應該是指帶殼的稻,只是被寫成漢字中的「粟」而已。
  粟仔園以前是種稻的,而且是種在「園」裡,不是種在「田」裡。所以這裡的稻米是旱稻,因為在埔頂沒有水可以灌溉,是看天田。老天爺雨下的多,農民就收獲得多,下的少,農民相對收穫就減少。
  這裡栽種的大部分是「埔占仔」。「占仔米」就是占城稻,是北宋真宗時從越南占城傳過來的,因為品種比較好,故取代原本長江流域的稻種。後來漢人再將占城稻帶到臺灣,即為在來米。

  看過八德、鶯歌交界的土牛溝後,接著到埔頂「粟仔園」,在這裡要看的就是土牛溝被利用作為灌溉水道的一部分的痕跡。
一、土牛溝轉作灌溉渠道
  在這裡的一段土牛溝,因為在民國四十幾年已經規劃要作石門大圳,所以就保留為圳溝。剛才說到土牛溝基本上不是天然流水所挖蝕出來的,所以不見得會是走在地面最低的地方,但也不是就不會走在地面低處,因為人工挖掘總是有高高低低的,像我們現在看的這一段,就是走在地面較低的地方(相對附近地勢較低,但不是最低的地方),所以就用它當作渠道的一部分。
  土牛溝因為是公地,後來又轉作水利地,如果水利局不去管,就很容易被人民占用。
  這個土地在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因為被當作邊界的一個想法,造成這一塊地就具有公地的性質,而且一直到現在還是公地性質,所以很多地方還能保有它的原樣,這是從地權的角度來解釋這條土牛溝還能保持形態的主要原因。
二、土牛溝的尋找過程
  土牛溝挑挖後,道光年間很多來臺灣視察的清朝官員,回去向朝廷報告都說:土牛溝挖掘後經過幾十年,當初挖掘的時候因為挖得不是很明確,所以現在已經看不到土牛溝的蹤跡。恐怕這是沒有仔細找。因為在民國七十幾年時,施添福教授作研究,還一段一段的找,找出一些殘餘的土牛溝,而且在日本人的紀錄裡也還查得到(不過出了湖口的那一段是錯的)。
  當初在找土牛溝時,其實是很不容易的。通常都是先確認土牛溝可能會經過那邊,再到那裡一戶一戶慢慢問,詢問的對象都是要七、八十歲的老人,而且是問他們有沒有聽過他們的阿爸、阿公說過,由於地方耆老迅速凋零,所以時間的壓迫感是很重的。
  如何確認土牛溝會經過哪些地方?主要是靠地契,可以參考表一,這是和土牛溝有關的地契資料的整理,其中主要是來自日本總督府蒐集的土地契約「清代臺灣大租調查書」內的資料,有一部分是出自「古文書彙編」,有一部分是施添福教授作田野調查時蒐到的。將有關的地契或文獻資料抽出來,看他訂契約的地點是在哪裡,然後去找,不過因為契約上的都是老地名,所以還要先找出這些老地名和現代地名的關係。
  還有一部分資料是出自「淡新檔案」,通常是因為有土地糾紛,告官的訴訟文件有附上地契,甚至還有畫地圖,不過這些圖都不是很精確的圖,幾乎都只是示意的,但是也透過這些地圖可以看見土牛和土牛溝的原樣,就是在地圖上劃上一個土堆,然後旁邊寫上土牛,旁邊有一個溝,就是土牛溝。
  這一條土牛溝對北臺灣相關的人(生活在土牛溝旁的人)日常生活影響是很大的,而且這個影響一直持續到現在,所以才能一段一段的連出來。從古蹟的角度來看,這個才是古蹟,因為對當地人民的生活產生一定程度的影響,而不只是在藝術形式上有價值,才叫古蹟。

▼表一 清代臺灣竹塹地區古文書中有關土牛和土牛溝記載的摘錄表

契 名 立 契 人 坐 落 地 目 四 至 立 契 時 間 資 料 來 源
開墾字
業主
蕭朝宣
海山堡
永安庄
尖山崎腳
埔一所 東至土牛橫溝佃邱家埔毗連為界 乾隆八年(1743) 古文書彙編,02/04/001/171
給佃批 霄裡莊業主
黃燕禮
尖山崁面
土牛溝內
青埔
犁份一處
  嘉慶四年(1799) 清代臺灣大租調查書,頁560∼61
重給墾批
青埔字
霄裡莊業主
黃燕禮
桃澗保
大湳莊
青埔
犁份二張
南至土牛溝為界 乾隆六十年(1795) 同上,頁556∼75
杜賣盡根
埔地契字
林啟祥 大湳莊 青埔一處 南至土牛溝為界 嘉慶廿五年(1820) 同上,頁230∼31
給佃批 霄裡
業主黃
  埔地一塊 南至中溝自中莊路起算六個土牛為界 乾隆四十二年(1777) 同上,頁549∼50
給結定埔
地額租字
霄裡
業主
黃燕禮
桃澗堡
八座屋
辣斢
埔地一所 南至土牛灣為界 光緒十四年(1888)

同上,頁598∼99
給霄裡
莊佃批
霄裡莊
(業主)黃
缺仔面
土牛溝內
青埔一處 南至土牛溝 乾隆四十三年(1778) 同上,頁550
招樸永耕
埔園地字
園主
王萬成
桃澗堡埔
頂莊菽
( 粟 )仔園
崁頭塗牛溝外
埔園地
一所
  光緒十一年(1885) 同上,頁172∼73
杜賣荒
埔契字
鍾文貴
仝兄嫂沈氏
澗仔瀝
南勢庄前
荒埔一所 北至界址土牛為界 乾隆四十五年(1780) 古文書彙編,02/01/017/022
給永定口
糧鐵租字
霄裡
通事蕭柱國
南勢庄前
土牛下
埔地一所   道光十一年(1831) 中研院臺灣史田野研究室檔案
合約字 澗仔歷業主
郭樽
霄裡社
通事阿生等
安平鎮土牛溝內     乾隆五十一年(1786) 臺灣土地慣行一斑,頁133∼134
給墾批字 霄裡社通事
業主蕭文華等
楊梅壢
土牛邊
守丁隘埔
一段
北至鄒家埔毗連土牛溝為界 嘉慶十一年(1806) 清代臺灣大租調查書,頁564∼65
轉給出墾
單字
陳仍先 泰興庄 第三湖 埔地一所 西至土牛為界 嘉慶八年(1803) 淡新檔案,33328-3
給墾批
永佃字
竹塹通事 (荖菜萊)湘江等

長崗嶺
四湖庄
荒埔一所 西至土牛外橫車路透入為界
嘉慶十年(1805) 臺灣蕃政志,頁440∼440
杜賣盡根
水田埔園
屋于物業契
強興
兄弟等
大湖口
四湖
土牛溝
墘庄
水田業一處 北至土牛溝底為 同治十一年(1872) 臺灣土地慣行一斑,頁45∼46
給墾批字 竹塹社通事
錢榮選
大眉庄後
平頂牛溝
外舊大路頂
埔地一所   嘉慶十八年(1813) 古文書彙編,02/03/009/235
杜賣盡根
水田埔園
物業契
趙古德等兄弟五人 枋寮庄
土牛溝外
水田埔園   同治五年(1866) 林家古契
杜賣盡根
埔園屋店
連地基契
曾捷勝仝侄
曾炳耀等
枋寮庄
土牛溝
埔園屋
店一處
西至土牛溝車路為界 光緒三年(1877) 同上
杜賣盡根
水田契
曾清瀾仝侄
曾炳耀等
枋寮庄土牛溝內外 水田二段
計一處
  原契缺年代 同上
杜賣盡根
水田契
邱南山 犁頭山庄
土牛溝面
水田一處   同治五年(1866) 同上



▲照片三--龍潭大地


 
  伍、從龍潭陂看界外土地的開發

→地理小百科
「埔占仔」因為是在埔頂種的,所以稱為埔占仔,因為是看天田,一般來說一分地有收成三刈米已經很不錯了。「三刈」就是三百斤,現在一分地可以收成十多刈,但是當時收成三刈已經很不錯了。
地理小百科
  在清雍正時期以前,龍潭地區是一片荒蕪地域,由於龍潭地區水源十分缺乏,因此當地人們便利用原有的池塘或是以人工修築蓄水池的方式來解決民生問題,當地的客家人把這些水池稱為「陂塘」或「溜池」。
  龍潭早期稱之為「菱潭陂」,即使是乾季,潭水依然不乾枯,傳說這是因為潭的入水口處有一塊白石,每逢水降石露必定有大旱。如果有許久老天爺不下雨,只要在潭邊祈雨,就會開始下雨,當地居民因為它的靈驗,於是又把這個地方稱為「靈潭陂」,後來改稱「龍潭陂」,民國九年將「陂」拿掉,就是現在的「龍潭」。

  龍潭這個行政區域的名稱來源就是因為這個「陂」,這個「陂」不是天然的,是人工改造的,原先很可能是一個在乳姑山腳下的一個小型儲水地,後來才將它擴大(見照片三)。
  一般人以為這個陂很重要,事實上是下面的灌溉渠道比較重要,因為它讓底下的區域(一直到大嵙崁溪)沿線圳道灌溉變得可行,才能水田化。整個龍潭陂灌溉系統修築在乾隆十三年(西元1784年),修築的人叫「蕭那英」,但是根據《淡水廳志》的記載,龍潭陂是霄裡社通事知母六招徠佃戶所興築而成的。
一、蕭那英與龍潭陂的開闢
  霄裡社是屬於平埔族馬賽族(舊稱)凱達格蘭族的一支,遠在雍正期間,由於霄裡社協助了幾次戰役有功,清朝遂將土牛溝東側靠內山之部分土地劃分出來,讓他們作為隘屯與養贍埔地之用,社域範圍大概是從更寮腳一直延伸到龍潭陂。「蕭那英」就是知母六的漢名。
  水圳和天然河道最大的不同是--不能讓水掉到最低的地方,水如果掉到最低的地方,就不能灌溉了,就是排水了。一方面不能違反水性就下的道理,讓水循著重力方向流動,一方面又要盡力讓水保持在最高的地方,讓它能夠灌溉最大的面積。所以修圳道的人要很清楚的將地表上的微地形區分出來,才能知道圳道要如何走,才能灌溉比較大的面積,這樣的技術是一個非常專門的技術,在當時這樣的技術是透過師徒相傳,只保留在少數人手裡。
  漢人擁有修水圳的技術,但是也沒有辦法到這個地方來處理,因為這是在土牛溝的界外。蕭那英因為是通事(翻譯),常和漢人接觸,和漢人學會開圳的技術,所以就將這個地方開成灌溉的陂塘。
二、客家人與龍潭陂
  因為龍潭陂圳道的修築,在缺水的桃園台地就吸引更多的漢人移民到這個地方開墾。這裡的平埔族就很難和這些移入的漢人競爭,加上平埔族人還要守屯、從軍、公差而無法專事農作,所以開墾的土地面積愈大,霄裡社的地權卻不斷外流到漢人手中,霄裡社人退到銅鑼圈去。整個銅鑼圈在清朝中期以後是一個墾區--明興庄,其墾首就是蕭家,他們在拜拜的時候用生豬肉,這是平埔族的祭祀傳統,也就是知母六的後代。
  當時移入的漢人有閩南人和客家人,所以是閩粵雜處的狀況,但是因為客家人在原鄉的生活,就比較會利用丘陵地,閩南人不會,所以漸漸的閩南人又遷居他處,只有少數同化成為客家人,使得龍潭這個地區就成為客家人的聚居地。

 
  陸、從龍潭乳姑山茶園談土地開發

→地理小百科
為什麼種茶要多霧?霧的影響不在水量,因為霧氣會產生日光折射、繞射現象,而因為霧是瀰漫的,光線不只照射葉面,葉背也能受到陽光,如此葉綠素不會集中在葉面,這樣採下的茶葉,它的單寧酸和鞣酸含量都少很多,製作出的茶比較不會苦澀,茶的品質就好。但現在可以使用人工噴霧,所種出茶的品質也很好。

  開港對北臺灣土地開發影響很大,各位老師已很熟悉,也知道另一個受到影響的產品是樟腦,但為什麼樟腦那麼重要或許有些疑問。當時已經開始用電,但那時候石化工業不發達,塑膠還沒發明,樟腦可以製造電的絕緣體,所以樟腦很重要。
  另外它還有藥用功能,它是治療咳嗽、支氣管炎很重要的藥,還可製造氣管擴張劑,在化學合成的氣管擴張劑還未發明前,要由樟腦來提煉。這種藥品如果不普遍使用的話,流行性感冒很容易死人,因不易去痰,容易轉成肺炎,以當時醫療來說是沒救了。另外它還是火藥原料之一。所以在十九、二十世紀交接時,樟腦對化學產業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全球樟腦產地非常有限,兩個最大產地是日本、臺灣,大多時臺灣是第一產量。
  整個龍潭的茶主要種在河階上(見照片四),這裡是乳姑山,乳姑山的土地利用--茶園,與開港後所產生的需求有關,大約自1860年淡水開港後開始。這裡的茶叫「龍泉茶」。但這裡種茶的自然環境不是很好,沒有什麼霧氣,雨水也不多,唯一的好處只有排水好。現在種法與以前不同,以前茶園需要遮蔭樹,例如相思樹。
  開港之後,這裡整個地區栽種茶園的面積相當大,但現在有許多茶園已荒廢,因為以成本來看,臺灣茶很貴,所以茶葉的外銷市場衰退,轉為本地市場。  這裡茶園多在河階崖,水土保持多少會有問題,開成階梯式可以讓水土流失少一點,另外也做集水溝設施。
 以上所述為龍潭區域山坡地土地利用狀態,它也有受到界外性格的影響,但較多的是自然環境關連。
  待會翻過乳姑山往楊梅時,途經老坑,所以溪流稱作老坑溪,它是社子溪上游,而乳姑山在此是座分水嶺,一邊是大漢溪、另一邊是社子溪,那邊是上游區域,我們再去看經營方式有何差別?

▲照片四--乳姑山上的茶園
→地理小百科
山邊溝是集水溝上游,每一階從高處斜下去,所以水得順著階崖流到排水溝。另外山邊溝不打底,可以滲水,而排水溝則要打底(水泥底),不讓排水溝土壤流掉。而且還作一階一階的,形成蓄水池,向下流失土壤就不多,具有水土保持功能。臺灣有很多類似的水土保持教室,提供山坡地水土保持功能示例,只要事先聯絡可以安排戶外教學參觀。



 
  柒、老坑地區的土地改造

  這區域(老坑溪)是侵蝕河溝,規模不大。自乾隆五十五年開始開墾,是由楊梅延伸而來,由於楊梅也位於界外,照例不准漢人開發,像是楊梅最主要的開墾單位「諸協和」,其業戶黃燕禮家族所取得土地開發權,當時淡水廳官員因不夠瞭解法律,誤將其認定成業戶而後再收回,但這都不影響此地土地開發利用。
一、丘陵地形與梯田
  從地形來看,這地區平原不多,所見的水田是梯田型態,土地與水與上下梯田關係密切。客家人一開始在此處的開發設定就是雙冬稻作的水田。他們對於開發這種自然環境很有把握,肇因於在原鄉面對的自然環境就是這樣,因此有技術足以克服天然環境的限制,而開發的關鍵就在於灌溉水源的掌握。以臺灣氣候環境,只依靠老天下雨要作雙冬稻作是不太可能的事。所以前提是田地要能得到充足灌溉用水,而在臺灣要能如此,基本上要有河道,或是如宜蘭地區有湧泉,但少有地方如宜蘭到處有湧泉,所以主要是看河川。
  臺灣西部河川能不能修築渠道,要視河川特性而定,還要有適合的材料、技術。以前的工事沒有鋼筋混凝土可用,只能用些木頭、石頭而已,所以面對陰晴不定、洪枯比太大的河川是不容易修築渠道,引水灌溉。北部與南部的河流相較,洪枯差異小些,要從河川上引水灌溉,方法比較簡單,還能想的出來,也具體可行。但大河川也還是不容易做到,要有相當財力的資本家支持,才能建設渠道,所以臺北盆地及新竹平原有財主支持開發。
二、客家人與土地改造
  但在此地都是靠百姓單打獨鬥。這種丘陵區域提供眾多谷系,讓客家人發揮,谷頭部位截水作水壩,慢慢地將水沿著坑谷一階一階向下灌溉。像這裡花了三十年黃姓家族就可將這裡的旱田改造成水田(水田內不能有石頭)。這種坑谷邊緣地改成水田的例子是一種土地改造過程,改造成水田的工作是很辛苦的,資金、勞動人力投資都很大,所以業戶將土地給墾佃開墾成水田後,就不易收回,他們擁有土地收租權,但沒有所有權。改良後的收穫相較旱田可有十倍以上,土地價值增加,養活的人口更多。這也是臺灣北部所謂「一田三主」的由來。
  到了清末劉銘傳來臺,又將租的制度作改變,承認墾佃的所有權,業戶的收租權也沒有了,最後土地轉到墾佃手上。
  北臺灣社會結構的形成與土地開發制度有相當關係。下一站到新庄仔時,我們將要看業戶的形成過程?業戶與土地的關係是什麼?業戶與墾佃的關係是什麼?對社會結構、社會組織會產生何種影響?都值得探討。

▲照片五--老坑地區的梯田


 
  捌、北臺灣土地開發與一田三主的形成

  北臺灣土地開發是複雜而且有區域性。像是一田三主制度,多發生在臺灣北部及東北部,南部較少。
一、北臺灣地區的土地開發
 荷蘭時期的王田制度,自鄭成功來臺,接手早期的拓墾形成官田制;另外隨鄭成功過來的軍隊、官員也會占土地開墾,就形成官員的私田系統。官員私田系統是透過管事來管理,這是南部的發展背景,到了清朝還是這樣,而關鍵在清政府地方行政體系不像今日一樣細,有鄉、村、里體系,當時最小層級只到縣,雖分為吏、戶……等六房工作,但也不過十數人,沒有能力收全縣的租稅,所以會透由地方上的管事去收稅,這是民間替官方做事,取得報酬。
  上述所言是南部情況,但在北部(彰化縣以北)漢人開發土地較晚,已先具備行政體系,所以清政府一開始就意識到平埔族土地流失問題,希望漢人開墾不要和平埔族發生衝突,如果漢人要開發土地,漢人必須證明不會侵害平埔族的土地,做到民番無礙。而且在申請開墾後,貼出文書公告要經半年以上無人異議,始得執照開墾經營。通常申請的漢人是有錢人,因為要擺平地方上許多人(避免有人有異議)。
  官方希望申請開墾的範圍要大,有種說法是說申請書上會寫申請的範圍:東邊到山,西邊到海,南到大溪,北也到大溪。這個範圍是很大的,比如整個臺北盆地的南半邊是一個墾戶所有,這個墾戶叫「陳賴章」。臺灣土地太大,也沒有那麼多有錢人,所以拿到土地開發的人多是來自大陸漳州、泉州的富商家族,才有這個能力。這些人得到土地開發權後並不會自己來開墾,多半派管事或管家來管理,另外也在大陸就近招募佃人來開墾。
二、一田三主的形成過程
  一開始業戶取得的土地是青埔,就是未墾地,墾佃就只能種旱作,因為旱田的生產力不高,所以需要大面積的田地來養活人,都是幾甲地、幾甲地這樣拿。「甲」是荷蘭人計算土地的度量單位,一隻牛拖一張犁的耕作範圍大約是五甲,所以墾佃戶向業戶取得土地是用「張犁」來算的,一張犁是五甲地,這也是臺灣許多地名叫「張犁」的來源。
  墾佃拿到的土地,如果土地靠近水源,就容易開發成水田,若是離水源較遠,他們會請業戶修圳水開渠道或是共同出資來開,通常是業戶出四份佃戶出六份,開出來的水業戶可以用四、佃戶用六,業戶還可以將多餘的水租給別人。使用這個灌溉圳道的水,還要繳水租,水租是可以轉賣的,如果算水租的話,臺灣的田可能要說是「一田四主」。
  開發渠道後,佃戶辛苦地將旱田轉成水田,情況漸漸改觀。到清朝中期,臺灣人口漸增,這時沒有土地的人必須向佃戶租墾熟的土地來耕作。因此從墾佃取得土地的下手佃戶稱作「現耕佃」,不同的是墾佃當初取得的是生埔,現耕佃取得的是熟田,兩者權利義務會不一樣。因為當初土地開發成水田的過程很辛苦,現耕佃取得的土地是直接就有生產力,所以現耕佃要交年收穫量的五成到六成給墾佃當租金,墾佃只交一成到一成半給業戶,早期墾佃與業戶在契約上註明是一九五抽,意思是業戶得15%,墾佃得85%。如果土地性質更差,如沖積扇的扇央、山邊,比較難開發的,土地價值更低,所抽的租就更少,還有業戶只分5%情形(埔里地區)。抽成的租是一種活租,後期有定額鐵租,這是死租。一九五抽是早期很正常的租率,轉變成水田,土地收成比較固定後,就會轉成定租額(定額租)。
  因墾佃對土地付出很多,所以臺灣習慣法保護墾佃不保護業戶,承認墾佃具有土地的真正使用權,在墾佃沒有出大紕漏的情況下,業戶很難將土地收回,所以兩者關係多是無期契約,業戶有收租權但業權在墾佃;而現耕佃因取得的土地是熟田,耕作容易,其契約的約期一般較短,水田三∼五年、旱田五∼十五年,像之前所看的茶園為十五∼三十年,時間到就換約。因土地投資改良所造成農耕收穫穩定且大,隨著通貨膨脹,耕佃在換約時,經常議定新租約:新的收租量及收租方式。
  北臺灣的土地就因為這樣而出現有:使用土地權的「現耕佃」、實際擁有土地支配權的「墾佃」,以及擁有土地收租權的「業戶」,一塊田有三個主人,這就是「一田三主」。


 
  玖、陰影窩的土牛:談界內界外社會體系的不同

→地理小百科
桃竹苗地區的客家人一般拜土地公,有必要的話就拜大一些的三元宮,祭拜天官、地官、水官的三官大帝廟。湖口、龍潭等地都可見到三元宮。

→地理小百科
 「蒸」指的是春天祭祖的地點,「嘗」指的是秋天祭祖的地點。所以就把春秋二季祭祀的地點拿來當作是宗祠的代名詞。

 若調出土地重劃前的地籍圖,大致就可以確認土牛溝位置,但工程浩大。值得我們注意的是土牛溝兩邊的社會結構有什麼差別?在土地開發過程中有什麼差別?
  土牛溝的西邊、北邊(靠海、平原這邊),是漢人的墾區,採官方給照、業戶來開墾的方式;土牛溝往山的方向(靠內陸),漢人要取得土地則不是用漢人當業戶的方式,而是漢人支持平埔族當業戶,再合夥向平埔族承租,但押金給很多,已相當於買賣金額,所以實際上是「明典暗賣」,聯合起來欺騙政府,顯然漢人與平埔族關係已經非常良好,是有默契的合作。這種默契的形成或許與客家人在原鄉時就有與山區居民打交道的經驗有關,因此只要少數人家共同湊足資金,與平埔族合作,便能成事。但開發成熟田後就散開居住。
 保留區域內,因土地拓墾方式、取得的方法、進來的人不一樣,所以在此處組成社會的方式就與漢墾區不同。
  土牛溝界內的墾區中會有一個很強的業戶,業戶通常很有錢,且與官方關係良好,故官方會委以維持墾區治安的工作,帶有半行政裁量權,對地方秩序維護具有一定的功能。當佃人在墾區內違法時,業戶可以處置他,如:起佃換耕,甚至可以將之驅逐回原鄉。
  保留區內的業戶是平埔族,通常社會地位高但沒有錢,官方不釋放權力,所以保留區內社會秩序維持,就無法依賴業戶的行政權力,而是靠佃戶彼此之間感情來維持,通常是宗族力量,所以宗祠勢力就變得很重要。在整個保留區內,最常看見的社會組織就是宗祠組織,如「蒸嘗」組織。
  「蒸嘗」組織系統在臺灣北部來看,在漢墾區的勢力很弱,但是在保留區內勢力很強,比如新埔地區的宗祠就非常多。由於拓墾制度不同、人群組織方式不同、用以維持社會治安秩序的方式也不同,因此後來形成的區域特色也就不同。比如客家人是根著於土地的族群,不太需要神明保護,需要的是土地公,所以越過土牛溝的保留區內,廟少但土地公多;漢墾區內則廟多,土地公相對少。
  北臺灣看似是均質狀態,但因為拓墾的歷程有差異、拓墾的人群組織有所不同、拓墾方式不同,所以事實上所造成的社會體系是不同的(見表二)。

▼表二 清代竹塹地區的區域特色

人文地理區
土地拓墾及經營方式
社會組織
漢墾區
業戶制、字懇制
地緣社會
保留區
私墾制、自墾制、屯墾制
血緣社會
隘墾區
墾戶制
浮動社會

 
  拾、新庄仔萃豐庄:業戶墾區公館的痕跡

 新庄仔這個地區是清朝時期有一個漢人家族的墾戶進來開墾,是這個墾區的業戶,姓徐,並且將新庄仔當作公館的所在,這個公館到現在還有很多徐家的後代。
  「萃豐庄」是一個虛名,當初在向官方申請時,因為範圍太大(現在頭前溪到鳳山溪之間),包含許多原有漢墾區、平埔族的地名,不好說明,所以就將整個墾區取一個吉祥的名字,叫「萃豐庄」,方便業戶跟官方交涉時說明自己的墾區。但墾區內的人民平時並不會用墾區名,而是用比較細的地名。
  「萃豐庄」收大租的權是非常大的(包含上一站的陰影窩都是),不過後來因為小租權轉移到墾佃上,又經劉銘傳承認墾佃的所有權後,所以土地就少了許多。
  這地方因為被選為公館,而墾佃就散居在四周。這個聚落在清朝時期一定是個大規模的聚落。
  這個地區的地表景觀上可見房舍是散開而居,鄰近水田,這樣對照顧田地是方便的,整個看起來似乎是一個散村,可是也有少數的集村。所以談聚落型態時,要將聚落規模、聚落分布狀態分開談,用「集村、散村」來稱呼聚落規模大小,一個大規模的聚落就稱為「集村」,像新庄仔就是;而聚落規模比較小的就稱為「散村」,比如在新庄仔的周遭就有許多比較小的村落,即為「散村」。
  那麼整個「萃豐庄」範圍之內到底是集村還是散村?那要看整個地區的人是住在大型集村比較多,還是住在小型散村比較多,如果住在大型集村的人口超過住在小型散村的人口,就稱為「集村聚落類型」,反之就是「散村聚落類型」,用「集村聚落、散村聚落」來稱呼聚落在空間分布的狀態。
  理論上看聚落是看其在空間上散布狀態來界定散村或集村,但在地表上卻常是界於兩者之間,不是完全集中,也不是完全分散。臺灣常有的現象是,在許多分散的小型村落中出現一個大型村落,那這是集村或散村?概念含混不明,在真正操作時,會出現問題。所以龍騰版的課本以聚落規模大小來分集村、散村,聚落大的是「集村」,聚落小的是「散村」。
  整個「萃豐庄」墾佃絕大都數是客家人,因為是陸豐來的,但是也有少部分的閩南人,主要是在靠海邊紅毛港那邊,紅毛港旁的池府王爺廟周圍都是閩南人,在池府王爺廟中也可看到客家業主徐家出錢蓋廟的證據,所以墾佃關係沒有因族群之間的矛盾而緊張、生活上也沒有太大的衝突,這是因為海陸豐系統的客家人比較靠海,多少要和靠海的人溝通,學他們的語言、學習他們的生活方式,尤其是產業發展比較盛的客家人,通常都和閩南人有關,因為做生意的方法是跟閩南人學的,這些客家人很早就都能夠操雙語(閩南語、客語),而且這個傳統一直都留著。另外在徐家之前有閩南人(泉州人)汪家曾經在此地建立開墾系統,或許也有關係。


 
  拾壹 、新社采田福地:竹塹社的殘留

  竹北的「新社」是竹塹社番社最後一個遷居地,原居地香山,「香山」最早地名可能是番山。第一次遷移應該是在鄭成功時代,遷到竹塹城內(現新竹市暗街仔一帶)。漢人進入竹塹開墾時,平埔族又遷到頭前溪南邊,稱作舊社。後來因舊社淹水之故(頭前溪氾濫),最後遷到新社。
  遷到新社後,就以這地方為「公」,當作辦公中心,因為早期是共產社會,有社內共有的財產。以社為業戶申請土地,收得的租就作為共用財產,闔社共用制度一直存在,每年七月拜拜大家都會回來。采田福地的「福地」是閩南話,現在新竹城的東門、西門、南門、北門各有一個土地公廟,稱為東門福地、西門福地、南門福地、北門福地,因此采田福地也是土地公廟,是平埔族竹塹社向漢人學來的土地公廟,裡面可見竹塹七姓牌位。
  從門聯「何莫由斯常食邑,誰能舍此固封疆」似乎在傳達他們不想在繼續流離搬遷的心聲,此聯可能是社內的文人所寫。社民並在拓墾上與客家人相互合作,並且關係很密切,比如在關西開拓上有很重要的地位的魏姓社民,就和客家人有互收養子的習慣。這區域由平原區沿著河谷向山區方向開發丘陵,主要是因平埔族有法律上的依據可取得地權,但不見得有技術,因而與有開發丘陵技術的客家人有良好的合作關係。新埔義民廟中也有感念竹塹社民協助建廟的牌位,也是證明平埔族在此地區的社會地位不低。種族間因合作關係也呈現融合和諧狀態。


 
  拾貳、新埔義民廟

  義民廟是清朝時期臺灣民變過程中,有些人為了保護家鄉,不讓民變進入,但從官方的立場來看,這些人的立場與官方是一致的,因為減少了民變的力量,而且最後這些人也會與官方站在一起,故民變亂平後,清朝朝廷就會給這些保家的人民一個封號。
  義民廟並不純然是客家系統,只是因為清朝幾個規模比較大的民亂是發生於福佬區,而客家人因為要保衛家園不見得和福佬人站在同一線,所以很多次的民亂到最後就變成客家人和官方站在同一陣線,比如朱一貴事件(康熙六十年)、林爽文事件(乾隆五十一年)、戴潮春事件(同治初年)。而林爽文事件、戴潮春事件都有打到新埔地區來,因此在這個義民廟後面,有兩個大墓,將這兩次民亂中戰死的義民屍骨蒐集在一起埋葬。
  每年農曆的七月二十日是新埔義民廟的祭典日,由十五大庄輪流舉辦,這十五大庄其中有一個叫「溪南徐國和」,指的就是上一站新庄仔的徐家,「徐國和」並不是一個人的名字,而是「萃豐庄」的徐家對外使用的通稱。從義民廟的祭祀圈,可以看到新庄仔墾號勢力的殘存。